Return to site

女律师新年必读书目:米歇尔·奥巴马自传《Becoming》

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自传披露前女律师的真实生活

尽管米歇尔·奥巴马这个名字对大部分人来说都不陌生,但很多人其实是在她正式出版了自己的自传《Becoming》之后才真正注意到她本人的。

我是奥巴马·米歇尔的真·迷妹。

从2008年她在总统预选阶段第一次以职业女性、两个小少女的妈妈、总统候选人巴拉克·奥巴马的妻子这三重身份亮相开始,我就开始了自己的追星生涯。在还没完全“入坑”之前,我就对她非常感兴趣了。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她和很多现代女性一样,着“无缝连接”的生活——随时要在妈妈、职业女性和妻子这三者之间转换身份

但直到读完了《Becoming》之后,我才真正意识到:尽管米歇尔在公众的关注下已经竭尽所能地让这种无缝连接的生活看起来很容易,但她一路走来其实也遇到过数不清的纠结、失望和无奈。

在这本书当中,她不仅分享了自己的这些“至暗时刻”,也一并分享了自己面对和解决问题的过程。对新一代女律师(甚至是还在法学院的女同学们)来说,米歇尔的这本真诚的自传完全可以作为迈入法律行业、正式出道之前的初级读本。

如果你没时间或者没机会读完整本书,以下这几点是我觉得女律师们可以从这本自传当中学到的几课:

1. 顶级律所的高薪工作不一定会让你开心

米歇尔·奥巴马的法律事业是从盛德律师事务所(Sidley Austin)起步的,一家总部位于芝加哥的、传统意义上的顶级大所。

在盛德,米歇尔拿着高薪,还清了自己的学费贷款,还买了一辆萨布小跑车。可惜,她的工作本身却无法激发米歇尔的兴趣,她甚至会觉得自己的工作没什么意义——尽管她自己也认为,拿着这么高的工资、享受着律所的各项福利,她应该感到满足和开心;还有就是,她的父母为了她的教育掏尽了家底,付出了很多,所以米歇尔并不想让父母失望——因此,她一直勉强自己在盛德工作。

这是《Becoming》这本书给女律师们上得第一课、在法学院中你绝对学不到的一课:有些让你的同学垂涎三尺的工作、一些可能会被法学院的教授描述成“金饭碗”的工作,可能真的不适合你。

2. 找到三观一致的人,他会改变你的人生

米歇尔在盛德工作的第二年,就已经开始和巴拉克·奥巴马约会了。巴拉克这个人很有意思,虽然都是学法律的,但在开始约会的时候,米歇尔和巴拉克唯一的共同点就是他们都上了哈佛法学院。

米歇尔一直沿着传统顶级法学院好学生的老路,而巴拉克不仅拒绝了顶级大所的offer,也没申请去最高法院当书记员——以他当时的成绩,只要申请就肯定能拿到这个因为能大量积累人脉和资源,而让好学生削尖了脑袋也想拿到的好机会。

巴拉克为啥不申请呢?因为他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他想成为出色的公民权利律师,想继续为自己的社会工作。米歇尔对巴拉克做出的职业选择的评价是“巨大的弯路”,但正是这种弯路的走法,启发了米歇尔重新审视她自己在大所打拼的选择,最终鼓足勇气离开了人人羡慕的工作。

这是《Becoming》教给我们的第二课:一定要和与你三观一致的人在一起工作或者生活,因为他们追求梦想的勇气、他们的生活方式,最终会给你带来“随心选择”的勇气和动力。

3. 找到自己的优势,然后发挥到极致
在真正转变自己的职业跑道之前,米歇尔首先要决定的是到底还要不要做律师。她回忆了一下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进入法学院,发现自己本科毕业之后入读哈佛法学院仅仅是因为念法学院似乎是一件很酷的事情。

因此,和其他很多律师的“跳槽”仅仅是从一家律所跳到另外一家律所的这种选择不同,米歇尔花了些时间重新审视了自己的优势,并决定她想要的工作、能让她发挥自己真正所长的工作是去实打实地帮助周围的人,帮助他们克服各种实际困难,改善他们的生存环境。

译者注:米歇尔离开盛德之后成为了芝加哥市长助理,专职负责城市规划与发展相关的工作。

第三课:很多律师从一家顶级大所离职之后,通常会直接选择另外一家大所或者政府职位,因为他们认为只要减少工作小时数,或者离开“负能量”的工作环境就足以缓解自己的焦虑和抑郁。

但实际情况是,很多时候真正带来问题的并不是法律工作本身,而是你自己其实并没有当律师的意愿。

4. 不要奢求一步到位,第一步是改变

在大多数以“大所之后的生活”为主题的文章和演讲当中,一些职场妈妈离开了顶级大所,然后加入了法律援助办公室或者司法部——故事基本上就到此结束了。

米歇尔“大所之后的故事”和传统的路数有点儿不同,但可能反而更有参考意义。首先,在盛德这样的顶级大所工作过、从哈佛法学院毕业,都不必然等于新的、理想的工作会从天上掉下来。实际上,对当时的米歇尔来说,“找工作”本身就是一项并不轻松的工作。

她也要每天写很多邮件,时不常去见各种各样的人收集信息,或者是参加一些不了了之的面试。最终,米歇尔拿到了一份来自芝加哥市政府的offer——听上去一点儿都不理想、也不美好的offer,专职城市规划与发展工作,意味着每天要不停的开会、走访工地,有时为了一棵挡路的树或者选民的各种繁杂的问题就要费上半天口舌。

她的父母对她找到的这份新工作也不是很满意,他们内心很排斥芝加哥市政府,以及芝加哥臭名昭著的“赞助体系”;甚至连她的soul mate——巴拉克·奥巴马在知道她要去为当时的芝加哥市长Daley Machine工作的时候,也对她的这份新工作不是十分感冒。

虽然这份工作不是十分完美,它是一份非法律工作、也不再是顶级大所的职位,因此对米歇尔来说,这是她十分珍视的机会。米歇尔毅然决然地跳槽了:一部分原因是她对当时面试自己的Susan Sher和Valerie Jarrett的印象非常好,另一部分原因就是她一天都不想在大所呆下去了。

因此,尽管这份工作对米歇尔来说未必是“物尽其用、人尽其才”,但这仍然彻底地改变了她的生活。她和两位面试官由此建立的密切关系——两位也都是职场妈妈,也彻底地改变了她和巴拉克·奥巴马的人生。

译者注:Susan Sher后来成为了米歇尔·奥巴马担任第一夫人期间的高级顾问;Valerie Jarrett则成为了巴拉克·奥巴马执政期间的总统政府间事务及公众参与事务高级顾问

5. 不断前进

通过日常观察你会发现,很多女律师都会在一家律所工作很长时间——甚至几乎是自己全部的执业生涯,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们会认为不停跳槽显得过于“势力”,“不够忠诚”;另一部分原因是害怕改变。

米歇尔却不会这样。一旦合适的机会出现,她就会立刻抓住——哪怕这意味着又一次巨大的改变、甚至是又一次“自动”降薪(她在芝加哥市政府拿的工作本来就不高)。米歇尔在离开芝加哥市政府之后, 她加入了一家名为Public Allies的非营利组织并担任执行董事。

在后来的采访和回忆当中,米歇尔多次提到过在所有工作经历当中,这是她最喜欢的一份工作——因为这份工作真正锻炼了她的领导力,并不断让她超越自己能力的极限

6. 兼职工作是个坑
每一个在大所工作的兼职律师都知道,所谓的“兼职”并不像你字面理解的那么美好。所谓的兼职律师,就是你要在更短的时间完成和全职律师一样多的工作,最后收到全职律师一半的酬劳。  

米歇尔在芝加哥大学做过一段时间的兼职工作,但她很快就是意识到了以上这些“潜规则”,所以兼职工作做了没多久她就选择转去了芝加哥大学医疗中心,担任社区事务董事的工作——而且她坚决要求做全职工作、拿全职薪水,同时这份工作仍然能给她足够的自由度,让她能够照顾女儿和家庭。

7. 真实地面对“工作与家庭平衡”的假象
影视作品总是 “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平衡”描绘地好像不用费吹灰之力一样:一个打扮精致的妈妈有时间接送孩子上下学;中午有时间和同事/闺蜜轻松地吃个午饭,聊聊天;晚上能花点儿时间给家人做一顿丰盛的晚饭。

可惜,现实却与这幅图景完全没有关系。

米歇尔在自传当中直面了大多数女性都会面临的“工作与家庭”之间的平衡问题,描述了她真实的生活:在午餐的1-2个小时里风一样地穿过各种各样的商店,采购孩子需要的杂物,处理各种家中的琐事,把待办事项清单当中的每一项按时完成,给孩子/孩子的朋友/朋友的孩子买生日礼物,最后在快餐店点上一份外卖,回到车上感谢上帝还给自己留下了15分钟吃饭+休息+独处的时间。

米歇尔的“停车场午饭”很清晰地诠释了为什么当了父母的人——特别是在顶级大所当律师的职场妈妈很难拓展业务。那些单身的年轻同事、甚至是当了爸爸的律师或许可以选择要不要花时间和目标客户、同事、朋友一起吃午饭,增进一下感情;大多数职场妈妈却没得选,她们每天的午餐时间过得和米歇尔一模一样:

在1个小时的午餐时间当中,完成所有的家庭琐事,然后狼吞虎咽地吃完自己的午饭,回到工作状态。

8. 永远不在家中“屈居第二”

很多年前就有记者写过米歇尔的家庭生活——她拒绝在家里“屈居第二”,尽管当时在外人看来她的工作已经远不如巴拉克·奥巴马的看起来光鲜而重要——当时巴拉克已经当上了参议员。但米歇尔仍然坚持让丈夫在家中承担一部分家务劳动,做好力所能及的事——比如把自己的脏袜子放到洗衣机里。

我们经常会看到职场妈妈在完成一份全职工作的同时,还要承担几乎全部的家务劳动;那些自己当老板、自己开公司的妈妈,甚至更被大家认为就应该如此——因为这些妈妈在时间上更为灵活,可能在家庭收入上贡献也没那么大。

米歇尔给大家上了很好的一课:如果夫妻双方都在工作,他们之间就应该相互分担家务劳动的负担,也平均分配陪伴孩子的时间。

9. 有时候,生活是真的不容易

米歇尔在这本自传当中毫不讳言地写出了她自己和巴拉克在婚姻生活也会遇到过不去的坎儿:怀不上孩子的压力,流产的痛苦,两个相爱、相互尊重的人之间也会产生的各种怨恨和不满——有的时候这种负面情绪可能只能通过婚姻咨询才能解决。

当然了,从结果的角度看,我们很难去同情米歇尔·奥巴马:她后来有了两个可爱的女儿,她和巴拉克不仅克服了婚姻中的难题而且携手并肩获得了政治事业的成功,她现在可以每天早上5点准时起床锻炼身体、调整自己的状态。

但是米歇尔的经历对所有的女律师、职场女性、所有处于婚姻当中的人都是一个提醒:婚姻生活不易,且行且珍惜——良好的婚姻关系需要双方坚持不断地付出与沟通

法学院或许能教会学生在工作上应该如何思考、如何辩论、如何成为一位律师。但法学院没办法教的是作为一位律师,特别是女律师,应该怎样去面对职业倦怠,有找到三观一致的另一半并获得他们长期支持的重要性,以及最常被提起的、工作与家庭之间的矛盾与平衡。

虽然法学院不教授、也无法教授这些课程,但其实你在这些课上的成绩才是决定你到底是庸庸碌碌、每天数着日子直到退休,还是能充实而精彩地过完职业生涯的核心因素。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说《Becoming》应该成为法学院女生、所有女律师的必读书目的原因——这本书里的内容能帮助所有职场女性成为更好的自己

原作者 / Carolyn Elefant

编译/张逸群

All Posts
×

Almost done…

We just sent you an email. Please click the link in the email to confirm your subscription!

OK